当前位置: 主页 > 图库宝典 >

初三女生被迫写“性行为检查”涉事男生:多人在场只聊天玩游戏

时间:2021-06-21 10:5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1月30日,网传山西吕梁临县九年制学校一名初三女生刘娟被学校校长殴打,被迫写下承认与男生在宿舍多次发生性行为的检讨书,其中,涉事女生和检讨书中所提男生均为初三学生。

  事情发生后,家属多次带领孩子前往医院进行检查,据家属提供的病历手册显示,诊断结果为处女膜完整。目前,涉事校长已被停职。

  如果不是刘娟回家,被家人发现全身多处淤青,头部有外伤,头皮渗血,家人只知道她在学校“被老师打了几下”。

  今年国庆节之后,山西省吕梁市临县安业乡某中学的四五名同班男生曾悄悄在宿管睡下之后来到刘娟所在的女生宿舍,和刘娟及其同舍七名女生一起聊天、玩线点左右,刘娟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询问关于男生进入女生宿舍,以及是否发生性关系的问题。刘娟的哥哥刘强告诉记者,妹妹称,她刚进入校长办公室,先是受到了铁棍击打。刘娟一下子扛不住,摔倒在沙发上。校长紧接着从脖子后面掐住了刘娟,把她摁在沙发上扇耳光、用铁棍打,拳头砸在了刘娟的头部。

  刘娟告诉哥哥,在遭受暴力击打的同时,校长问了很多涉及隐私的问题,譬如“那个男的大不大?”刘娟回答:“我不知道,我不懂。”于是校长又问:“你的例假是不是没有了?”

  之后,刘娟被迫写下一份多处带有性器官和性行为描述的检讨书,甚至详细到“他把我内裤拽下,趴到我身上”这样的动作描写。看到这份检讨书时,刘强很愤怒,“一个13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写出来像一样的东西?”

  刘强一再向妹妹询问,这份检讨是如何写下来的,一开始,刘娟不回答,在哥哥的逼问下才告知,这份检讨书并不是自愿写下的,而是校长说一句、她记一句写出来的。同时,刘娟称,校长不准她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否则会“坐禁闭”。

  次日下午,小娟偷偷借生活老师的手机给母亲打电话。但由于表达含混不清,母亲将事件简单理解为“老师打孩子了”,没有太在意,只对女儿说“肯定是你自己做错了”。刘强告诉记者,因为此事,小娟最近有些记恨母亲,六合神灯高手心水论坛,不肯与她说线日是学校两周一次的放假日。刘娟回家,母亲发现她身上存在多处淤青,才察觉到事情不正常。当晚,母亲和姑姑、姑父、大伯、三伯一起到学校理论。校长则叫来了教育局分管教育安全的副局长高某,www.656666.com!还有派出所的一位值班民警。

  校长和副局长提出,既然骨头没事,那就给小娟赔偿些医药费。他们告诉家长“孩子自己也做得不对,跟别人发生了关系”,刘娟的母亲不信,她坚称女儿是清白的。

  12月3日上午,刘娟的母亲带她到医院进行了处女膜鉴定,结果显示“处女膜完整”。随后,她给刘强打了电话,下午,刘强又带妹妹到医院进行了全身检查,除了耳鸣、头皮渗血、身上多处淤青外,其他地方还需进一步检查。

  12月4日,刘强给校长打电话,对方没有接听。随后,刘强联系到当地派出所所长,要求“了解这件事情”。到派出所后,刘强质问校长,13岁的孩子究竟做了什么事,能让他下这么大狠手?校长称“我拿棍子轻轻敲了三四下”。随后,刘先生才了解到有一份“检讨书”的存在,但没有见到检讨书的具体内容。

  谈线打电线让他找当地派出所,当地派出所又让他去教育局。刘强先后找了当地乡党委和公安局,几方均让他找当地教育局,但他空跑了教育局四次,也没见到局长。

  12月11日,刘强联系了消费日报驻太原的记者。在记者和副县长通话之后,他终于见到了教育局的一名姓高的副局长。

  12月4日,刘强联系了山西广播电视台《都市110》的记者。直到12月7日刘强同《都市110》记者一起来到学校对校长进行采访时,校长才把这份检讨拿了出来,刘强索要检讨被拒,直接把检讨书抢了过来,这才看到检讨的内容。

  刘强质问校长“我妹妹做了(这些事)吗?”校长则称“没做怎么会写下来?”刘强又问:“医院鉴定怎么说是我妹妹是清白的?”校长则回复:“是清白的最好。你还希望不是清白的了?”盛怒之下,刘强砸碎了校长桌上的玻璃,但是没向他动手。

  12月11日,刘强第二次带妹妹到太原中心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再次显示“处女膜完整”。而校长任某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则称,他看到有个男生的手臂上写着刘娟的名字,认定二人在早恋,并询问了班主任和涉事学生所在另一个班的班主任及教导主任,“先把外围这些情况搞清楚”。

  任某称,班主任第一次叫来刘娟时,刘娟承认这个男孩去找她,且有其他学生称,的确有男生到过女生宿舍。当时时间还早,孩子们没睡觉,楼道里人也较多。任某想着,“女孩嘛,(处理)这些事情还是隐蔽一点”,等楼道里人散尽后,晚上11点左右,才让生活老师叫来了刘娟。

  生活老师是一名女性,陪着刘娟到办公室接受校长询问。校长承认,起初刘娟坚持他们并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只是在一起聊天。校长先说“聊天属于大声说话,影响别人。”之后又逼问“聊天时他就在你床上坐着,还是上了你的床了?”刘娟没再说话,只是说“我们其他什么事儿都没有干”。

  任某称,他一直问,刘娟才松口说他(胳膊上写刘娟名字的男生)去了(宿舍)。任某追问:“他坐着、站着还是上你床了”,她答:“上我床了”。

  这让任某非常恼火。他承认,自己的确打了刘娟,并认为当天是她特意为他留了宿舍门没有关。“去了这么多次,上了你的床,这就严重了,特别严重。”任某说,自己只问过刘娟“现在还有例假吗?”她说现在还有。据任某称,跑狗杀肖,他是害怕刘娟怀孕,才向刘娟询问例假事宜,如果刘娟不回答,或答几个月没有,他就会强制她去体检。

  之后,任某称自己先是用毛笔敲了她三下,然后顺手又敲了她一下,命令她去写检查。并说“明天那小男孩让派出所给抓走了,住禁闭了。你在学校大会上做检查,开除。” 当被问及所说是否有监控或其他证据可以证明时,任某则称“我现在也忙”。

  但在刘强看来,自己的妹妹刘娟才13岁,连“性”是什么东西都毫无概念。即使有早恋的倾向,也还处于一个懵懂的感情阶段。他不理解为什么校长任某会坚持认为刘娟与同班级的男生发生了性关系,并对她实施了暴力。

  据另一名去过女生宿舍四五次的男同学小义回忆,在宿舍里,大家都在床上坐着,没人睡觉,也没人单独离开过。

  11月30日那天,在刘娟挨打之前,他也遭到了校长的打骂,另一名去过一次女生宿舍的男生小恒也遭到了打骂。当晚8点左右,小义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校长上来就打,边打边问去女生宿舍做什么了。”小义说。

  到了11点多,小义被校长要求到教导处写检讨,检讨内容有“几点去的女生宿舍”、“几点回来”、“多少人”、“过去干什么”、“怎么进去的”等等。

  对于任某所说“用毛笔敲人”的说法,小义予以否认。小义称,当时校长是用一根长约1米、直径约3厘米、横截面为正方形的铁棍打他。当记者询问小义,“小娟的检讨书是否为被迫写下”时,小义作出了肯定的答复,并说“不写就打”。小恒也称,老师用的是“床上的那种铁器”,也就是撑床帘的铁杆。小义称,校长以前也有过打学生的行为。

  在刘强的概念中,老师打学生在当地很常见,屁股上踢两脚、轻微罚个站,或者拿小棍敲两下手心,都是可以理解的。另一位当时一起玩游戏的同班女同学家长也认为,学校管学生很正常,“咱把孩子送到学校里不让人家学校管,让谁管?”但显然,家长所能接受的“老师打学生”和小娟所受到的惩罚并不同。

  据临县宣传部通报,2020年12月2日晚8时许,县教科局成立4人工作小组,并联系安业派出所民警深入该校与刘娟和其母亲分别进行谈话了解。刘娟母亲表示,“即使孩子再犯什么错,校长也不能打,打了就要赔偿”。随后,孩子母亲与其亲属协商后提出要求校长赔偿20万元。

  刘强告诉记者,当时母亲在情急之下,确实曾脱口而出要20万赔偿,但这是气话。对方不依不饶,将赔偿砍到10万、8万、5万、4万,后来校长扔了两三千,说“就这些钱”。

  通报称,12月9日,工作组与刘娟同宿舍的七名女生调查了解,证实涉事男生在晚上十一点熄灯以后独自一人多次进入女生宿舍找刘娟,刘娟主动为其开门、开窗,在一起时长1至2小时不等。

  小义告诉记者,宿舍门损坏很久,锁不住,可以溜进去。但他们只进去玩了半个多小时就离开了,从来没在女生宿舍过夜。小义和小恒均称,他们并不知道小娟是否早恋。

  据临县县委宣传部值班人员告诉深一度记者,12月18日早晨,新华社6名人员来到临县,和新闻办、教育局人员一同分三路调查,并称目前临县尚未发布正规的官方通报和最终调查结果。他个人也是从网上了解到这份调查结果,认为不足为信。随后,记者多次拨打临县新闻办负责人刘某电话,均未接通。